万方期刊网,快速职称u乐国际娱乐平台发表权威机构

  1. 热门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万方期刊网 > u乐国际娱乐平台分类> 琢玉——通“理”之作

琢玉——通“理”之作

来源:万方期刊网  时间:2017-09-06 09:37:31  点击:

作者:刘婷婷

  摘要:“理”字起源于治玉,琢玉虽为艺术创作过程,取舍于“形”与“意”的表现,需要创作者具备较高的人文素养,和艺术造型能力,但“理”字确是融通于“治玉”的整个过程中。文章以“理”为脉络,分析了相料之理、设计之理和琢玉之理。
  关键字:相料之理、设计之理、琢玉之理
 
  《説文解字》曰:“理,治玉也。”理,左边的“王”表玉,右边的“里”表作坊,造字本义:在作坊中将山上挖来的璞石加工成美玉,使之成器,有形有款。我们如今所说的,做人要讲道理、做事要有条理,这个“理”字的源头竟来自于我国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玉文化,并奠定了千百年来中华理性的文化传统,着实让人惊叹不已。
  因而回头仔细审视玉雕的整个过程,“理”字确实融通于“治玉”的整个过程中。古人制作玉器称“治玉”,可见古人是抱着敬畏谨慎的心理,如同“医治病人”般的施展工艺,而不是随意地毁坏糟蹋,一味地强加技艺来满足没有节制和不断跳跃的审美,“石之美者为玉”,“玉不琢不成器”,美有美之“理”,琢亦有琢的“理”。美不光要能娱目怡情,还要赏心移德。琢玉不是简单粗暴的机械加工,而是一个将理性思想融入造型表达的反复互动的过程,最终形成“内在美”和“形象美”的高度和谐的统一。
 
  1相料的“理”
  玉石的创作者们无疑是美玉真正的知音,而引起共鸣的就是它的美和独特的精神内涵。制作者们呕心沥血,如痴如醉,无怨无悔,数年如一日的辛苦劳作,他们有着一双发现美的眼睛,通过观察积累能从众多玉石中发现隐藏的美,并通过精雕细琢展示它的美,通过匠心设计升华它的美。
  相料无异于“伯乐相马”的过程,且开料一起是一个互动的环节。《韩非子?和氏》曰:“王乃使玉人理其璞而得宝焉”,也就是古人所说的“理其璞”,其中亦有“理”寓于其中。玉石原料天然形成,有的外面包有杂质、中间会有有绺裂瑕疵,这需要事先经过开料切割去除。切割玉料不仅要考虑玉石料上各种毛病的分布情况,还要考虑造型特点。大的绺裂和不能使用的杂质、瑕疵要先行切割开。有时玉料绺裂较深,或杂色、杂质深入料内层,应当一层一层地剥料,直到将玉料“摸清”为止。
 
  2设计的“理”
  琢玉的设计,是以期“天人合一”最大限度的保留和展现玉石的美,所谓最大限度,即中国古代工艺设计的审美逻辑核心也正是围绕“理”字展开的,且历经数千年仍具有相对的稳定性,它的内涵至少有以下几个方面:
  合礼之理:即符合礼制,等级观念。《礼记·玉藻》:“天子佩白玉而玄组绶,公侯佩山玄玉而朱组绶,大夫佩水苍玉而纯组绶,世子佩瑜玉而綦织绶。士佩瓀玟而缊组绶。”《周礼·春官·大宗伯》:“以玉作六瑞,以等邦国,王执镇圭,公执桓圭,侯执信圭,伯执躬圭,子执谷壁,男执蒲壁。”这就是说,玉有等级制,佩玉亦分等级,因此设计上要遵照这样的规律。例如白玉最为贵重,上好的白玉应如脂如膏,润美无比,唯天子享用,因此在设计时,应取天子威仪天下的庄重之风,而又不能失掉白玉本身的儒雅之气,多表现礼器、器皿,或是佛像、观音、文雅之士。
  合用之理:即符合使用需求,人体尺度等。有时一块玉料往往可以做好几件作品,再有者“套料”,即可使一块体积不大的玉料,能做出很大体积的玉件,并能使玉料的材质、颜色上求得一致。如制作香薰,可从香薰膛中套取出膛料芯,用来制作薰炉盖,又从薰炉盖的内膛中套取芯料,用来制作薰座,还可以从薰座底部套取余料,用来制作薰的顶钮。另外,一些实用器物必须符合人体的规格尺度,最简单的例子是“韘”(音射),即扳指,骑射之器,是戴在右手拇指上用以防止拉弓射箭的时快速的箭擦伤手指,到后来开始渐渐象征权势地位,体现满洲贵族尚武的精神。因此它的设计必须符合手指佩戴的需要。
  合物之理,即器物的选材、结构、造型要符合自然规律。比如制作人物造型时,应遵照一定的比例结构,比如身体结构的“站七坐五盘三半”,和面部结构的“三停五眼”,站立时人体头部长度和身高的比例为1:7,端坐时为1:5,盘立时为1:3.5;面部上额头至眉毛、眉毛至鼻尖、鼻尖至下巴应为三等分,而面部两颊的宽度大致应为五只眼睛的距离。
  合文之理:即器物的主题、纹饰要有内涵和寓意。纹饰的选用应与器物的造型、主题相互呼应,相得益彰。比如制作钟鼎等贵重器皿,装饰纹应选威严庄重的,如饕餮纹,龙纹等,而礼器玉璧上的纹饰则有谷纹等。
 
  3琢玉之理
  《说文》曰:“石之美者为玉”。自石器时代“玉”和“石”分开之后,数千年来,玉文化内涵不断被丰富,制玉工具不断发展,琢玉技法不断改进,艺术作品不断花样翻新,这些成果来自于智慧的先辈艺人在不断的实践和经年累月的推敲尝试中得以提高和逐渐形成结晶。无论在古代还是现代,都有技艺精湛的琢玉人十分成功地创制出了大量的玉制品。这是不断“变化”的一面,还有“不变”一面,即在琢玉工具、技法、内涵和作品形态千变万化的背后,琢玉原理却一直不离“宗古”,仿佛一根看不见的主线在贯穿着代代相传。那么这个“原理”到底是什么呢?
  (1)旋转
  琢玉的基本原理之一是旋转原理,即是以“圆”为核心的,整个过程利用工具被带动高速旋转后产生的离心切割力来磨削雕琢。旋转是不变的,因此在琢玉时即使更换了钻磨切割的工具,也要确保其是同轴心旋转,一旦偏离正圆心,旋转会外扩发散,仿佛本应被集聚凝缩到最大化的能量此时会减弱而模糊不清,而此时也就无法在玉石上表现清晰明了的线面关系。“圆”源自中华民族朴素的自然观,圆是完美的且又是理性的,在其外表给以达到完美极限的“无缺”和“至美”,内里却是各个方向规量平衡、有序中和的“理性”和“章法”。“圆”寓意着向内寻求“至善”和向外普施“兼爱”,具有包容性和博大的人生修养,预示着人与自然、身心与天地回流不息的和谐状态。正是这一点,似乎也在无形之中要求者琢玉者的内在修养,即需要专注,要有定性,不能心猿意马,更不能三天打渔两天晒网,琢玉人常说:“要做好玉,先做好人。”而这琢玉的过程,亦是磨练人心性的过程。《诗经》曰:“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有匪君子,如金如锡,如圭如壁……”。因此,琢玉是在“圆”的运动中,着意施力于“线”的流畅迂回,心力合一,在这个流动状态中展现玉石的节奏、动势和意趣之美。
  (2)刚柔相济
  玉石兼具山水之灵性,坚硬浑厚、温润细腻,阴阳刚柔相济。因此,琢玉过程也遵循并体现出刚柔相济的这一特征。琢玉在制作过程中,除了“它山之石可以攻玉”,使用坚硬的切削磨钻的工具外,还要融入水的“至柔”来缓和琢磨产生的尘塞和高温。自古便是如此,人们甚至将古代传统的脚踏皮带传动的琢玉设备,称为“水凳”。水在人们心目中也是“至善”的,《道德经》曰:“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於道。”水善于滋润万物而不与万物相争,停留在众人都不喜欢的地方,毫无怨言,但就是不能缺离它,老子称最接近于自然的“道”。琢玉,只有“刚”没有“柔”,则两败俱伤,工具易残玉石欲裂,只有“柔”没有“刚”,则无法施艺,唯有刚柔并济才能与其“心灵相通”,深得其里,出得其表。
 
  结语
  玉雕是一门受原料限制的艺术,由于玉石的硬度较高,玉雕的创作周期较长。因而,玉雕艺术来不得半点的心浮气躁,也不需要情绪激昂……所谓“心手不能相欺”,数年如一日,琢玉人从容不迫、泰然自若,在这方“小天地”中,以“理”治玉,以“理”修身。